恒峰国际

“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展开经济新图景

来源:首页 | 时间:2019-02-04

  互联网金融虽然方兴未艾,依然获得资本的追捧,但如今遇到了很大的发展瓶颈。这个瓶颈就在于模式创新似乎已经穷尽,但依然没有看到与实体经济很好的结合及互相促进。P2P是争议最大的一个领域,跑路事件从未中断过,知名的P2P平台也是坏账率高得吓人,几乎成了高利贷的一个代名词。数字货币经历过一轮炒作和暴跌后,也越来越淡出大众的视线。股权众筹的效果没有太多正面的验证,反倒是众筹咖啡馆倒闭事件不时的见诸报端

  应该说,从400年前真正意义上的商业银行出现算起,现代金融的发展离不开工业经济时代的变革。无论是技术上的工业革命,还是工业企业组织形态的进化与管理模式的创新,都伴随着金融“大爆炸”。实业与金融本就是相辅相成的,我们熟悉的金融体系是配套于工业时代的经济体系的,只是到后来金融越来越脱离实业而进行自我炒作,虚拟经济泡沫越吹越大,甚至损害到实体经济,现代金融体系才走到了尽头,给互联网金融带来了很大的发展空间。

  但是,互联网金融面临同样的问题需要如何与实体经济相配套。信息社会与工业社会确实表现出了不同的特征,但是相比于工业社会与农业社会之间的差异,又不那么明显。这主要还是工业时代的生产方式依然占据主流,不过随着共享经济的崛起,互联网金融找到了能滋养其继续发展壮大的土壤。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构造了信息时代的经济新图景。

  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最早是由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Community Structure 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 A 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中提出。狭义的定义是指“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利用分享他人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广义的定义是指“民众公平、有偿的共享一切社会资源,彼此以不同的方式付出和受益,共同享受经济红利。此种共享在发展中会更多的使用到移动互联网作为媒介。”

  近年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共享经济方面的成功案例涌现出来,比如我们熟知的Uber和Airbnb,其估值之高令人咂舌,这也是资本对共享经济的认可。在国内,打造共享经济模式的创业企业也越来越多,比如做零售物流的“菜鸟网络”;用众包方式把翻译工作交给用户完成的“做到”;还有进行专业知识分享的“在行”;当然还有共享车辆资源的滴滴打车的专车服务和滴滴拼车等。

  这些共享经济的案例,采取的是把产品或服务的生产权共享给素不相识的用户的生产模式,即产品(或服务)生产共享模式。共享经济改变了生产方式,也就需要新的金融模式与之配套。比如从支付的角度来看,笔者曾在“在行”注册为“行家”,有咨询者要付费咨询,就会通过支付宝支付给“在行”平台,然后“在行”再转给我。如果没有移动支付,这个交易的达成就会很尴尬,因为交易的金额太小,网银转账太繁琐,而咨询者和“行家”又不可能面对面的交付现金。另外还有一种知识共享模式就是那种原创文章的打赏,这同样也需要移动支付。

  共享经济借助于信息技术,将用户个体进行自由组合连接,或交易闲置物品、或分享知识经验,很难想象不通过移动支付怎样将这种点对点的、零散的交易完成。更重要的是,共享经济重构了社会关系结构,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闲置的资源,如果能够将这些资源有偿让渡给他人,那么个体就摆脱了对传统组织、传统中介的依赖,也就是改变了以前的生产制造协同关系,这让SOHO一族和个体创业者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支持。

  在美国,自由职业者已达5300万,占总劳动力的34%。中国也出现同样的趋势,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变成自由职业者或者有兼职工作,这不仅是很常见的自由写作了,有的人就是用业余时间缝制小包拿到网上卖,都比工资收入高。显然,通过互联网能够很容易的找到买家、支付也方便,交易成本几乎为零,那还需要组织约束干嘛?这个群体是对互联网金融高度依赖的,他们需要众筹产品众筹实现预售、股权众筹帮助创业,他们需要移动支付,他们所联手创造的共享经济模式是与互联网金融相辅相成的,这是与工业经济时代最大的不同。

  共享经济是从底层经济关系上瓦解原有的经济秩序,其创造价值的核心在于资源置换,是对现有资源的高效利用。另外,除了对闲置的供给信息和需求信息的配对,还会在一个产品或者服务被生产出来之前,就已经配对了它的需求。共享经济的发展,必然对现有的社会信用结构带来巨大的冲击,而这也提供了滋养互联网金融的土壤。

  在共享经济模式下,金字塔型的信用结构会出现坍塌。共享经济是在生产之前,就已经配对了需求,比如说一本书在完成之前,就已经实现了预售众筹。那么,传统的以出版社为中心的工业生产模式就不需要了,本来做一个好的出版社,需要铺渠道、印刷书籍、招聘大量编辑,没有银行授信不行。而共享经济模式下,通过众筹这种互联网金融方式,就不在需要出版社这个工业时代的出版中心了,而且更能够节省资源(比如生产纸张所需要的木材)。这时候,作者就摆脱了组织(出版社),可以通过自金融来组织生产(众筹或者P2P),出版这件事不再需要中心化的、大额的授信,每个作者都可以成为小的信用中心,只要他具有真正的专业能力。

  伴着共享经济时代的到来,各行各业都在发生着与出版业类似的变革。当工业时代的组织生产方式逐渐瓦解,金字塔型的信用结构也必然坍塌,互联网金融(P2P、众筹)因为创造的是点对点的信贷、分布式的自金融,所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还可以设想一下,随着更多的人从事自由职业,世界上最普遍存在的养老保险基金必然萎缩,而养老保险基金恰是维护一个社会金字塔型信用结构的关键。

  整个世界的金字塔型信用结构是以美元霸权为中心的,但当数字货币为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这一局面也将发生改变。数字货币非常适合应用于共享经济模式,当你通过Airbnb跟另一个国家的网友换租房屋,用数字货币支付差价,比起进行各国法币之间的兑换,要方便得多。目前数字货币发展的最大瓶颈就是应用场景不足,共享经济时代的来临,让数字货币可以构建一套独立的体系。反正供给和需求可以自主匹配,闲置的资源可以互相置换并更高效的利用,那么这样的交易干嘛还需要通过法币这种割裂的、不公平的、不稳定的货币中介体系来进行呢?

  总之,共享经济改变了工业经济时代的社会生产关系和社会信用结构,这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空间。共享经济与互联网金融的结合,是信息时代的“新实业”与“新金融”的融合,必将展现一幅新的经济图景。

恒峰国际相关

    无相关信息